欢迎您来到钨钼云商!

我要发布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资讯新闻资讯 〉总体规划获批 千年大计雄安进入大规模建设新阶段
总体规划获批 千年大计雄安进入大规模建设新阶段

作者:钨钼云商  发布时间:2019-01-08


北京大兴国际机场被定位为支撑雄安新区建设的京津冀区域综合交通枢纽,将在2021年和2025年分别实现旅客吞吐量4500万人次、7200万人次的建设投运目标。

    开年之际,京津冀区域规划动作频频。其中,雄安总体规划的获批,意味着这项“千年大计”正式从规划阶段进入大规模建设新阶段

    1月2日,《国务院关于河北雄安新区总体规划(2018-2035)的批复》正式公布。批复意见共14条,明确了雄安新区承接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的使命,同时确定将与北京城市副中心形成北京新两翼、与张北地区形成河北两翼的战略地位,并从国土空间开发、生态自然环境优化、数字智能之城创建等方面,对这座“未来之城”提出了具体要求。

    批复公布的第二天,1月3日,河北省雄安新区建设发展工作会议在雄安召开,提出雄安建设发展“十大工程”,包括征迁安置、交通枢纽建设、启动区建设、基础设施配套工程、综合交通工程、科技创新工程、智能城市建设工程、生态治理、县城改造提升和民生保障工程。多名专家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雄安总规获批后,雄安新区将正式进入建设阶段。其中,轨道交通、市政设施和生态治理三个方面将率先启动。

    从2017年4月宣布建立雄安新区以来,“千年大计”“未来之城”等诸多提法,显示了顶层设计对雄安的高度期许。尽管外界习惯将雄安与深圳、上海浦东新区相提并论,但不能忽视的是,在中国经济转入高质量发展的阶段,雄安新区的建设和发展将更多地打上“高质量发展”的烙印。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也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理念提出的第五年,雄安新区的建设开始呈现明显“加速度”。

    规划中最漫长的时段已过

    根据2018年发布的《雄安新区规划纲要》,总规下还有一系列的专项规划。如今,总规获批,意味着规划中最漫长的时段已过。

    中国社科院当代城乡发展规划院院长、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研究员付崇兰向时代周报记者总结道,雄安规划可以划分为总体规划与详细规划两个阶段:“总规以整个区域为对象,侧重解决区域发展战略问题,即城市性质、人口、用地规模、发展方向、空间格局与城市土地利用、综合交通、其他基础设施的布局规划等,同时为详规提供制定依据;详规则主要是有关物质形体规划和工程技术的内容。”

    此外,中兴大城首席经济学家李晓鹏曾表示,雄安新区的规划体系可以称为“1+3+54”,其中“1”是总体规划,“3”是起步区控制性规划(“控规”)、启动区控制性详细规划(“详规”)和白洋淀生态环境治理和保护规划(“白洋淀生态规划”),“54”则是22个专项规划和32个重大课题研究。

    目前,尽管这份酝酿已久的总规划尚未对外具体公布,但雄安的大规模建设已经进入加速度阶段。

    2018年12月19日,雄安新区自成立以来首次发行300亿元地方债。其中一般债券两期共150亿元,主要用于雄安新区启动区建设;专项债券三期共150亿元,拟用于雄安新区容东片区的征拆建设及周边配套建设。

    2019年伊始,河北省财政厅已经批复了两个领域的专项资金:雄安新区获得扶贫专项资金1455万元,省级旅游发展专项资金139万元。1月6日,雄安新区的新年第一标、容东片区安居工程的外部输水管线工程勘察设计对外招标,总投资约1.35亿元。交通方面,1月5日,白洋淀站新增7趟列车,与周边城市联系明显增多。

    “先规划后建设,这是城市发展的规律。总规获批后,就可以按规划的具体要求细分责任,着手建设。”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某位不愿具名的专家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总规获批前主打交通建设与生态修复

    根据国务院的批复意见,承接北京的非首都功能是雄安建设的“牛鼻子”,雄安将重点承接高校、科研院所、医疗机构、企业总部、金融机构和事业单位等;另一亮点则是集约发展组团,从长远考虑解决大城市病。

    组团的发展结构,在近日接连获批的北京新两翼规划(雄安新区总规、北京城市副中心控制性详细规划)中均有出现。“组团强调复合的含义,其实是要实现'职住合一’的功能。之所以有大城市病,主要原因是住处与工作地方的空间分离。组团中空间距离的缩短能节省大量交通和时间成本。这可能是未来城市建设的趋势。”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教授张耀军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使用组团模式的另一重考虑是城市发展步伐。对于追求高质量发展的雄安新区,城市组团或能适应其建设节奏。“在以前深圳的规划中,我们发现,深圳的带状组团结构使城市空间富有弹性,可以适应城市发展的不确定性。无论城市发展快或慢,每个组团都能实现就业和居住需求,功能是完整的。”上述不具名专家表示。

    而在总规等待获批的时间里,雄安建设的主要着力点是生态环境修复和交通轨道建设。

    雄安并非一张白纸,而是面临诸多尚待解决的问题,其中之一便是垃圾处理和环境污染。“我们在调研时发现,雄安目前已有的基础条件和生态环境与中央的设定标准差距过大,这不是短时间建设能企及的。”资深环保专家彭应登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彭应登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此前一年多在雄安新区做的环境修复工作都是当前较为紧迫的,例如响应冬季时期的大气环保攻坚等。“目前还未能按照最高标准进行生态治理,在规划出来之前,此前一年多的工作,其实都不能称为系统的新区建设行为。”彭应登表示。

    此前的雄安,亦非大型交通枢纽:从北京直达雄安的动车每天往返只有8趟,分别到达白洋淀站和白沟站。雄安新区成立后,雄安的七筋八脉正被打通。2018年2月28日,雄安新区首个重大交通项目京雄城际铁路开工建设;8月29日,雄安站首桩正式开钻,12月1日京雄城际雄安站站房开工建设。京雄城际将联系雄安新区、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和北京城区,可实现30分钟从北京城区到达雄安,按照规划,京雄城际将于2020年投入使用。未来,雄安将构建“四纵两横”区域高速铁路交通网络,使新区融入“轨道上的京津冀”,目前,京雄高速、荣乌高速新线等正推进,与天津、保定、石家庄等重大交通枢纽联系正加强。

    “此前的生态修复、轨道交通建设和地下管道等市政设施建设,都是在为雄安未来的发展打基础,这两个领域很重要,今年还会持续进行,先地下后地上。”中规院不具名专家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河北新机会

    雄安的发展离不开京津冀协同这一总体背景。

    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正式提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理念,核心是京津冀三地作为一个整体协同发展,以疏解非首都核心功能、解决北京“大城市病”为基本出发点,调整优化城市布局和空间结构。

    2019年伊始,京津冀相关规划接连出台。除了雄安总规获批,1月3日,北京新老机场协同方案发布,北京大兴国际机场被定位为支撑雄安新区建设的京津冀区域综合交通枢纽,将在2021年和2025年分别实现旅客吞吐量4500万人次、7200万人次的建设投运目标;而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则定位为大型国际航空枢纽、亚太地区重要复合枢纽,服务于首都核心功能,力求缓解“拥堵”,提质增效;1月4日,《北京城市副中心控制性详细规划(街区层面)(2016-2035年)》获批。次日,控规内容发布,明确了与雄安“错位发展、相互促进”的关系。

    目前,京津冀地区呈现的大体格局是:为疏解非首都功能,北京将以城市副中心和雄安新区为发展新两翼,而河北则以2022年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为契机,推进张北地区建设,与雄安新区形成河北两翼。

    雄安新区总规获批后,河北省高层表态,“举全省之力建设雄安新区”。对此,中国区域科学协会理事长、国家发改委国土开发与土地经济研究所原所长肖金成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雄安新区的建设和北京非首都功能的疏解,恰恰是河北发展的机会。”

    肖金成进一步表示,雄安新区有两个功能:一是承接北京非首都功能的疏解和产业转移,其次是拉动河北的发展:“承接北京的非首都功能疏解,本身就能拉动河北的发展,虽然目前效果还未显现,但到了建设阶段,大量的工程和大规模的建设将很大程度拉动河北的经济。”

    促进区域协同发展是雄安新区的功能之一。与京津冀区域协同发展类似的提法其实已有多年,如早前的大北京地区、首都经济圈发展等类似提法,然而实际上,这些年来,京津冀区域一体化的进程并不显著,如何以雄安建设为契机助力区域一体化?

    “我们从2005年开始研究京津冀区域的研究,”肖金成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要实现京津冀区域一体化,首先要打破行政区域分割的壁垒,“京津的辐射本是河北的优势,但行政分割使河北首尾不得相顾,地区差异逐渐拉大。”肖金成分析道。此外,城市之间的无序竞争亦是阻碍京津冀区域协同发展的原因之一。“城市之间的竞争无处不有,但以前这些城市的产业结构大同小异,经济上缺少协作交流,竞争带有很大的盲目性和私利性。”付崇兰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出路在于协调京津冀城市发展目标,形成分工合作关系。“北京聚焦首都功能,通过非首都功能的疏解,再加上交通轨道的建设,有利于部分产业落地河北;其次,天津应着重产业升级,而不能所有产业都接纳,可以将产业链延伸至河北的城市;雄安承接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科技创新亦是河北增长一极。各城市间站准定位,分工合作才能一体发展。”肖金成最后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